×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筆下有位蠢人,主動放棄兩門神功,習武近百年卻被一個晚輩除掉

天空之城 2022/06/25

若有一本武學寶典放在你面前,你會心動嗎?人非圣賢,誰能不被那些精妙的武功所吸引呢?至少金庸筆下各部作品中的主角都難擋那些秘籍的誘惑,張無忌從猿腹中得到《九陽真經》便苦練起來,楊過在古墓發現《九陰真經》便與小龍女一同修煉,哪怕是自詡「不愛習武」的段譽在得到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秘籍之后也開始修煉起其中武功。

所以在武俠的世界中,幾乎沒有人會拒絕修煉神功的機會,但之所以說是「幾乎」,就是因為金庸筆下還真有例外的高手,那人明明有機會修煉兩門絕頂神功,然而她卻主動放棄了那兩門神功,結果習武近百年,到頭來卻死在一個晚輩手中。

一、被遺棄的兩門神功

《天龍八部》中,那段譽是在墜崖之后無意間進入了逍遙派收藏天下武學典籍的圣地瑯嬛福地,在這里,盡管他到了這密洞之時已不見那些秘籍,但他卻邂逅了讓他癡迷的神仙姐姐的玉像,他還拜了那神仙姐姐的玉像為師,而后便在那蒲團之下發現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秘籍。

這秘籍是誰留下的?書中雖然沒有挑明,但根據種種線索來看,用排除法也能得知是李秋水所為。

原因很簡單,那位前輩高人在秘籍中對修煉者提出了一個要求:「 神功既成,可至瑯嬛福地遍閱諸般典籍,天下各門派武功家數盡集于斯,亦即盡為汝用。勉之勉之。學成下山,為余殺盡逍遙派弟子,有一遺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長恨也。

逍遙子只有三位傳人,無崖子是逍遙派掌門,且他身邊就環繞著他的徒子徒孫,他怎會提出這般要求?

而天山童姥則統領著靈鷲宮,她在邂逅了身為新一代逍遙派掌門的虛竹之后也并沒有要殺掉虛竹,她從來沒有「殺盡逍遙派門人」的目標。

而李秋水則不同,根據新修版的說法,當年無崖子被害,并非丁春秋一人所為,而是丁春秋與李秋水一同謀害的他,也只有李秋水對逍遙派懷恨在心,所以這秘籍自然是她留下的,但她此舉就讓自己顯得十分愚蠢了。

二、野心勃勃的逍遙派高人

李秋水是個怎樣的人?事實上她原本也算不上是個狠人,不過她和無崖子向來有野心。

(李秋水劇照)

她在臨終前就對虛竹說過自己和無崖子的目標,原文道:「當年我和你師父住在大理無量山劍湖之畔的石洞中,逍遙快活,勝過神仙。我給他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我們二人收羅了天下各門各派的武功秘笈,只盼創一門包羅萬有的奇功。」

他們可是想收集天下武功,要達成這一目標談何容易?世間各大門派也不是傻子,難不成會主動配合他們將本門的神功交出來?很明顯,要收集天下武功只有兩條路,要不是潛入各大門派去偷,要不是直接剛正面去搶,但無論是哪一種方式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做這事的人武功必須要非常強大,尤其是在輕功方面要有所造詣,否則無論是偷還是搶都難以脫身。

如此看來,修煉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就十分有必要了,如此看來,李秋水拋棄兩門神功的舉動就很愚蠢了,當然,連載版中,她是學了凌波微步的,并且還在冰窖中將凌波微步傳給了虛竹,不過這些設定后來都被刪除了。

(天山童姥劇照)

無論如何,李秋水完全沒理由將兩本秘籍留在瑯嬛福地,哪怕她自己不學,也該將秘籍留在身邊,不是嗎?再轉念一想,她若是學了這兩門神功,也就不至于落得凄慘結局了。

三、習武百年換來一場空

李秋水視天山童姥為死敵,論硬實力,童姥是遠在李秋水之上的,書中也強調過這一點。

原文道:「她與無崖子、李秋水三人雖一師相傳,但三人所學頗不相同,無崖子成就最大,功力最強,繼承師父做了‘逍遙派’掌門。那‘小無相功’師父只傳李秋水一人,是她的防身神功,威力極強,當年童姥數次加害,李秋水皆靠‘小無相功’保住性命。」

(李秋水劇照二)

面對童姥的加害,李秋水也僅僅只能做到「保住性命」而已,畢竟童姥修煉了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說是威力巨大,所以比李秋水強也正常,照此來看,李秋水就更應該修煉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了,不是嗎?

她若練成這兩門武功,近戰中可以憑借北冥神功吸走童姥的內力,若打不過還能夠憑借凌波微步躲閃或逃跑,對于她而言,兩門神功的提升是巨大的。

然而李秋水卻始終沒修煉這兩門武功,她習武近百年,最終是倒在了虛竹這后生手中,她是因為畢生內力被吸走而死。

(夢姑、虛竹劇照)

原文道:「 李秋水前心后背均受重傷,內力突然失卻控制,便如洪水泛濫,立時要潰堤而出。逍遙派武功本是天下第一等功夫,但若內力失制,在周身百骸游走沖突,宣泄不出,這散功時的痛苦實非言語所能形容。

她若有北冥神功,根本不可能出現這樣的問題,別說虛竹吸走她的內力了,她或許還能多年習武積累的更深厚的內力反吸走虛竹的內力都說不定。

所以李秋水將《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兩本神功秘籍留在瑯嬛福地的舉動著實讓人不解,也讓她看起來顯得愚蠢至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