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天地會并不缺人,陳近南卻「特招」韋小寶做香主,背后有何玄機?

Mrs.Z 2022/10/24

索尼死后,鰲拜就覺得世界我最大,我的草原我的馬,我愛咋耍就咋耍。他把尾巴撅到天上去,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態!此人野心勃勃且四肢發達,在小皇帝面前,他也不止一次地咆哮朝堂,奔雷手式裂衣,揎臂秀肌肉,嚇得小康熙目瞪口呆、兩股戰戰。

小皇帝康熙懷恨在心自不必多說,只說那脫韁野馬一般的鰲拜,在朝堂之外,更是肆無忌憚,把早就廢掉的「跑馬圈地」又撿了起來,搞的老百姓流離失所怨聲載道。上欺幼主,下失民心,鰲拜這麼折騰,對于天地會的反賊們來說,實在是神助攻,棒極了!

對方家的一個豬隊友,要比自家的十個猛將還要給力。陳近南是個聰明人,當然能看到鰲拜身上的巨大價值。否則的話,估計他早就跑到鰲拜家里,施展凝血神抓,給鰲拜搞一個動脈粥樣硬化了。

不過呢,這些事情不能明著說,心里明白就行了,對外宣傳,天地會依舊是口號喊起來:打倒鰲拜這個禍國殃民的癟犢子!滿洲韃子都是這個德行!

陳近南是個聰明人,但是并不能保證天地會里的人都是聰明人。可能純粹是為了提高業績,天地會的青木堂在尹香主的帶領下,從江浙一帶冒進發展,迅速懟到了北京城。在鰲拜的眼皮子底下,天地會推來一個石磙。這麼一來,免不了的要有雙方的劇烈摩擦。

又斗爭就要有死人。結果是鰲拜打死了尹香主。青木堂因為沒有了老大,立即亂成一鍋粥。其中李力世和關安基,各卷一票人,針鋒相對,都搶著要做大哥,一時之間相持不下,而總部又一時照顧不過來,只能任由青木堂香主一職多年空缺。

當時,青木堂內部兄弟定下一個約定,誰要是能把鰲拜弄死,為尹香主報仇,那麼誰就可以繼任做香主。對此,青木堂內部當然不會有分歧,畢竟鰲拜是個敵人。可是,這個約定實在是很有問題。

什麼問題呢?第一,要是鰲拜一直不死,難道青木堂就永遠不能有香主了?第二,要是競爭對手沐王府的人殺了鰲拜,難道要請人家過來領導青木堂?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弄死鰲拜,真的符合天地會的發展戰略嗎?上面也說了,有鰲拜折騰著,對天地會的反清復明是很有幫助的。

也許是總舵主陳近南看到了問題所在,因此才會在百忙之中也要來青木堂指導一下工作。絕對不能亂搞嘛!可是,聰明人之間的話,該怎麼給青木堂的那些人講明白呢?陳近南為此應該費了不少腦筋。

按照往常慣例,天地會底下各分部誰做扛把子,都是自主決定,總部從來不干預。青木堂出現堂主位置空缺近兩年,也是非常不正常的一件事情。眼瞅著青木堂已經快要殺進鰲拜的老巢了,陳近南也是真坐不住了,招呼也不打,他帶著其他九個堂的堂主,冒著極大風險,突然來到了北京。

陳近南這次突擊視察,陣仗不可謂不大!而且來得也是很巧。當時,鰲拜已經被弄死了,是被韋小寶給殺掉的。陳近南也想不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該怎麼處置問題,他也只能隨機應變了。

鰲拜雖然死了,但是并不是被青木堂的人給弄死的。這麼一來,青木堂誰來做大哥的問題,依舊是個很大的懸而未決的問題。大家都怪韋小寶這個小癟三,把氣出在他身上,要揍死他。

當時,韋小寶稀里糊涂,也是抱了必死之心。然而,陳近南的到來,讓韋小寶枯木逢春柳暗花明。韋小寶本來不是天地會的成員,又是韃子陣營里的小太監,誰能想到陳近南會讓他來做青木堂的香主呢?

陳近南當著眾多高管的面,收韋小寶做了自己的關門弟子,特招入會(一旁的茅十八估計快要羨慕死了),并一手把他推到了香主的位置上。

這事兒也是挺突然的。當時青木堂的幾乎所有人,嘴上說陳總舵主處置得當,實際上心里非常不服氣。簡直太過兒戲,怎麼能隨便拉一個人來做自己的香主呢?后來,青木堂的人使壞,要給韋小寶挖坑跳,就是一個證明。

其實,對于陳近南來說,這并不是兒戲,要不然他也沒有必要剛見面就收韋小寶做自己的徒弟。陳近南文武雙全,在江湖上有著極高的聲譽,并非一個賭徒。他自己也說了,收韋小寶為徒,有可能是自己一生做的最錯的一件事。

另外,陳近南又是一個非常愛惜羽毛的人。明知道韋小寶有些不靠譜,為何還要這麼賭一把呢?說起來,他如此孤注一擲的背后也是挺無奈的。風口之上,豬也能飛。而風停了,雄鷹飛著也累!

在鹿鼎記中,陳近南是非常清醒的一個人,他清晰地看到,清廷在中原的統治越來越穩固,人心思定,老百姓也越來越買他們的賬。盡管最近還有鰲拜跑馬圈地的不得人心,但是相比之前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明顯是溫和的多了。尤其是,現在鰲拜死了,還是被康熙給整死的。清廷恐怕更是要因此而收獲不少人心。

對方少個豬隊友,而且眼瞅著風要徹底停了,這不由陳近南不堵心!

為了恢復朱家天下,陳近南四處奔走,宵衣旰食,不可謂不辛苦。眼看著大事難成,而且,自家后院還不安定,鄭克爽那孫子經常跳梁,橫挑鼻子豎挑眼,暗戳戳地要搞掉自己。陳近南也真是頭大,寶寶心里苦!

總之,按照常規的路子,反清復明的失敗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實在是很不甘心,那就只能劍走偏鋒,賭上一把,或許會有轉機呢?陳近南大膽啟用沒有嚴格背調的韋小寶,主要就是出于這種心理。

盡管是第一次見到韋小寶,陳近南還是在他身上看到一些希望的。而且發展這個小孩子,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韋小寶這個小孩子是個假太監,本來就不是滿人,他又親手殺死了鰲拜。一旦把他納入天地會,對外就好做文章了。眾所周知,除掉鰲拜,一定是可以爭取民心的。如果沒有韋小寶做青木堂的香主,大家都會覺得這是康熙的功勞。

而有了韋小寶入會,江湖上乃至民間老百姓中,都會認為是天地會暗中操作,這才除掉了鰲拜。關于殺鰲拜爭取民心的方面,文爭掰手腕的話,天地會至少可以跟小康熙一半對一半。

當然了,陳近南看到的并不是僅僅這一點。韋小寶正是小皇帝康熙身邊最得寵的小太監,如果能讓他成為天地會安插在皇宮里的臥底,一份重要的情報的輸出,那就可能抵得過自己在外邊奔波好幾年。

搞正面對抗,優勢是越來越小。尤其是寶島那邊變數太太。陳近南本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不屑于搞小動作以成大事。只是,情勢所逼,不得不為。他突然「抬舉」韋小寶,就是愿意冒險,放手一搏。

事實證明,陳近南的決定非常正確。韋小寶上任沒多久,在青木堂搞得有聲有色,而且還重創競爭對手沐王府。只是,陳近南也是嚴重低估了小康熙。韋小寶確實是個人才,但是在康熙眼里,這個小機靈鬼兒跳不出手掌心。這也注定了,韋小寶翻不起大浪。

韋小寶不能成事,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他的信念不夠堅定。而他的信念之所以不堅定,以至于最后完全崩潰,是因為他一直視為父親的陳近南死了,死在了鄭克爽的手上。天地會本來是要響應鄭氏起事的,結果窩里斗這麼兇,啥也不是!韋小寶何等聰明,自然早就看出,鄭氏成不了事,天地會也只能喊喊口號。

只是可憐了陳近南!臨死的時候,他還特別交待韋小寶,不能給自己報仇,千萬不能傷害鄭王爺的子孫。你在前面沖鋒,卻有人在你背后捅刀!這是天底下最讓人傷心的事了。陳近南的以德報怨,感動不了人間清醒的韋小寶。好不容易發展過來的韋小寶,最終的決定是:辣塊媽媽的,老子不干了!

陳近南也是軍師,但是他遠沒有諸葛亮這個軍師給力。諸葛亮從前線回來,能立即誅殺皇帝身邊的小人。而陳近南唯唯諾諾,對鄭氏有些愚忠了。像陳近南這種愛惜羽毛,君子風度的人,能重用韋小寶這樣的小混混,說明他并非迂腐不知變通的人。如此人才,卻有那樣的結果,也實在令人唏噓!

最后,我們小結一下。陳近南「特招」韋小寶背后的玄機有二:第一,是韋小寶殺死了禍國殃民的鰲拜,必須盡快拉攏韋小寶,以助力天地會爭取民心,并稀釋康熙的為民除害。第二,「風口」不再了,想要借助韋小寶發力地下工作,寄希望于敗中求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