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影視分享
最新推薦
今日熱榜
    
平鑫濤病逝,原配出書暗諷瓊瑤,瓊瑤:都是二婚,為何讓我受委屈
2023/04/16

瓊瑤,如今已是一個時代的符號。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瓊瑤劇占據了華語市場的半壁江山。在捧紅無數俊男靚女的同時,瓊瑤也影響了一代人的婚戀觀。

她筆下的愛情,多有一種不瘋魔不成話,不顧他人死活的熱烈奔放。用我們今天的眼光再看瓊瑤,當年那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台詞仍然炸裂:

「你失去的只是一條腿,可紫菱卻失去了整個愛情!」

「我不是來拆散這個家的,我是來加入這個家的。」

時過境遷,瓊瑤從曾被萬千少女追捧的「言情鼻祖」到跌落神壇,引線是2018年平鑫濤的原配妻子林婉珍所著的自傳《往事浮光》。

沉寂半生,林婉珍在這本書中首度披露了瓊瑤當年奪夫上位,破壞自己家庭的始末。

一石激起千層浪,瓊瑤連同她的作品被大眾拉出來口誅筆伐,扭曲的婚姻觀,作品中對第三者的美化,讓她被貼上「小三鼻祖」的標簽。

對此瓊瑤曾為自己叫屈:「你(平鑫濤)我都是二度婚姻,明明當初是你拼命追我,為何讓我受盡委屈?」

剪不斷,理還亂,這樁公案直到2019年平鑫濤離世,瓊瑤與平家兒女完成了財產劃分才有了真正的了結。

回首與平鑫濤的這段半路夫妻情,瓊瑤在采訪中坦言:「我這一生,這個愛字害了我,我是會被愛而愛,他最初追求我,我認為他不應該追求我的,尤其是我的父母很保守,那是絕不可能接受自己的。」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瓊瑤放任自我的婚戀觀,其實在原生家庭的成長中已經初見端倪。

瓊瑤1938年生于四川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她的母親袁行恕是書香門第的才女,父親陳致平是位教書先生。

瓊瑤原名陳喆,小名鳳凰。在家里的四個兄弟姐妹中,她是長女。生于動蕩的戰爭年代,瓊瑤從小跟就隨父母四處逃難,吃盡了苦頭。

有一次一家人為了躲避日本兵,在逃難途中不慎與兩個幼子走散。父母悲痛之下就要帶著瓊瑤投河自盡。

不諳世事的瓊瑤在河里嚇得嚎啕大哭,這才喚醒了父母的理智。

他們將瓊瑤救起,可是這段鬼門關前打轉的經歷卻給瓊瑤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童年陰影,也讓她的性情中多了一份傷春悲秋的愁緒。

這種顛沛流離的生活一直持續到1949年,全家人輾轉來到台灣定居才結束。那年瓊瑤11歲,好不容易擺脫了戰亂之愁,轉眼卻陷入學業之苦。

彼時瓊瑤的父親在台灣師范大學擔任國文教授,母親也在台北的一所中學任教。雙教師家庭對子女的課業要求很高,瓊瑤的學習成績卻不盡人意。

比起門門功課優異的弟弟妹妹們,瓊瑤偏科嚴重。除了國文成績尚可入眼,其他科目一塌糊涂。

16歲那年,妹妹因為數學沒考到滿分失聲痛哭,而瓊瑤卻壓著自己20分的數學卷子,直到深夜才敢拿給母親過目。

恨鐵不成鋼的母親一遍遍地質問她,究竟怎樣才能上進努力?母親不允許瓊瑤考不上大學,她說:「那將不是你個人的失敗,是父母的失敗,全家的失敗。」

可天賦有限的瓊瑤終究不是念書的材料。她前后考了兩次大學,全部落榜。面對父母的質疑和壓力,心思敏感的她曾在三年內吞安眠藥自盡了兩次,最嚴重的一次整整昏迷了一個星期。

瓊瑤在留給母親的訣別信里寫道:「人生就是那麼現實,當你有四個孩子,你絕不會去愛那個懦弱無能的,你一定會去愛那個光芒四射的。」

得不到家人的肯定與溫存,瓊瑤青春期里唯一的慰藉就是遇到了一個欣賞他的男人,不幸的是,這個人是她的高中國文老師。

他叫蔣仁,大了瓊瑤25歲,早年喪偶。盡管瓊瑤崇拜他滿腹學問,知識淵博,但是師生相戀還是冒了天下的大不韙。

瓊瑤的父親無意間發現兩人的戀情,認定女兒考不上大學是因為受到蔣仁的誘惑,一氣之下不僅報了警,還把事情告到教育部,一段不倫之戀鬧得滿城風雨。

蔣仁最終被學校解聘,離開了台北,也成了瓊瑤在感情上意難平的心結。

歷經學業愛情的失意這年,瓊瑤不過20歲,無業賦閑在家的她,把時間都用在了自己熱愛的文學創作上。從小到大,只有文字是她千瘡百孔的生活里唯一的避風港。

也是因為文字,瓊瑤後來與26歲的慶筠結緣。慶筠是父親的學生,也是文藝青年,對文字的共同熱愛讓兩人走到了一起,談婚論嫁。

母親卻反對瓊瑤嫁給慶筠這樣一個除了理想一無是處的窮青年,但是這一次,瓊瑤說什麼都不要父母再操控自己的人生。

1959年4月,她義無反顧與慶筠登記結婚。兩人從相識到領證,不過短短7個月。

這時的瓊瑤是相信有情飲水飽的。但是不久后,現實卻向她佐證,沒有物質的愛情不過一盤散沙。

婚后夫婦倆從台北搬到高雄,生活全靠慶筠那點微薄的稿費維系,極不穩定,困難的時候都吃不上一口肉。

偏偏那時瓊瑤又懷孕了,慶筠為了生計跑去做翻譯,被委派到歐洲,瓊瑤只能回娘家待產。

母親不歡迎她。袁行恕覺得,孩子的哭鬧會吵到要考學的小妹,也表明自己已經帶大四個孩子,不想再帶孩子。因此孩子出生后,瓊瑤只能一邊自己帶孩子,一邊寫點文章賺稿費。

好不容易熬到丈夫回國,瓊瑤發現他兜兜轉轉跑了一圈,收入不僅沒有半點增加,還染上了酗酒賭博的陋習,夜不歸宿已是常態。

瓊瑤沒有辦法,為了養活孩子,她開始瘋狂寫作,四處投稿,也因緣際會結識了伯樂平鑫濤。

平鑫濤是《皇冠》雜志社的社長,當時也走在事業的分岔路口。平鑫濤創辦《皇冠》雜志已有8年,這個雜志也是他白手起家的全部心血,可是這些年來始終不溫不火,處于半虧空狀態。

直到1962年,雜志在刊載了瓊瑤的《情人谷》《黑繭》《幸運草》等幾篇小說后,銷量陡增。正值事業瓶頸的平鑫濤從這個作者身上看到了一絲曙光,于是寫信向瓊瑤約稿。

彼時瓊瑤也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作者,初次接到邀稿信的她激動不已。在平鑫濤的催促和鼓勵下,第二年就完成了首部長篇小說《窗外》的創作。

這部作品是瓊瑤的半自傳,講述的是她和初戀老師之間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沒想到小說一經刊載就爆紅大火,原本無人問津的《皇冠》雜志賣到脫銷。

與此同時,瓊瑤還沒來得及享受成功的喜悅,就遭到了家人的怒斥。原來在這本書里,瓊瑤將女主角江雁容的父母描述成了阻礙愛情的劊子手。

母親暴怒地指責她除了出書罵父母,沒有別的本事。丈夫慶筠也變本加厲地在外濫賭,還對瓊瑤放話:「別怪我不回家,都是你那本見鬼的《窗外》,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你的真愛!」

至此,瓊瑤再也不堪忍受這一地雞毛的婚姻,含淚結束了這段長達五年的錯愛掙扎。

沒了婚姻的牽絆,瓊瑤在事業上蒸蒸日上。繼《窗外》之后,她在《皇冠》上發表的《煙雨蒙蒙》也反響良好。一時間,瓊瑤聲名鵲起,他與平鑫濤的聯系也日益緊密。

1963年,瓊瑤到台北接受電視台訪問,平鑫濤前去接站,一眼就在車站認出了瓊瑤。

瓊瑤問他與自己素未謀面,何以能在成群的旅客中認出自己。平鑫濤回答:「從《窗外》里認識的,從《六個夢》里認識的,從《煙雨蒙蒙》里認識的。」

那次相見過后,兩人有了更深入的交集。為了讓瓊瑤更好地從事創作,平鑫濤在台北為瓊瑤租了一個房子,并請來保姆給瓊瑤帶孩子。

脫離了繁重家務的困擾,那年瓊瑤一下子寫出了四本書,以一己之力挽救了瀕臨倒閉的皇冠。

自此,平鑫濤更是對瓊瑤呵護有加,殷勤備至。

瓊瑤在書里寫過一種別致的紫色貝殼,平鑫濤就去找到一模一樣的送給她;瓊瑤筆下的女主人喜歡狗,平鑫濤立馬去給瓊瑤給了一只北京狗,取名雪球;瓊瑤喜歡印尼服飾,平鑫濤就找來專人為她訂做。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平鑫濤對瓊瑤的殷勤里,已經罩上了一層男女之間的曖昧。但是事實上,彼時37歲的平鑫濤早已成家,還有三個孩子。

平鑫濤的妻子是小他三歲的林婉珍。林婉珍生于上海的一個商人家庭,是個熱情洋溢、端莊大方的女子。平鑫濤最初的創業之路,離不開林婉珍的一路扶持。

兩人也算是患難夫妻。《皇冠》成立之初銷量不佳,當初的合伙人紛紛退股,只有林婉珍又當妻子又當員工,給平鑫濤的事業出錢又出力,還為他生了三個孩子,撐起了事業之外的柴米油鹽。

平鑫濤對這個妻子自然不會沒有感情,只是隨著事業的攀升,他發現瓊瑤已然成為自己更不離不開的女人。

《皇冠》簽約了十幾位全職作家,但真正讓平鑫濤賺得盆滿缽滿的只有瓊瑤。因為只要某期瓊瑤的小說結束,《皇冠》的第二期往往就銷量慘淡。為了不讓瓊瑤斷更,平鑫濤只能追在她后面催她寫稿。

瓊瑤也稱自遇見平鑫濤以來,自己每天都坐在電腦前寫個不停,沒有電腦的時候她就手寫,當年《還珠》大火的時候,一集就有上萬字,瓊瑤甚至寫到手指磨破了指紋。

在往后的40多年里,瓊瑤一共出版了60多部小說,由此改編成50多部電影,600多個小時的電視劇。她和平鑫濤二人一個負責寫稿,一個負責出版和影視制作,在事業上深度捆綁,也相互成就。

平鑫濤把《皇冠》最好的資源給了瓊瑤,瓊瑤也用畢生的創作回報了皇冠。平鑫濤曾說:「沒有瓊瑤的皇冠不再是皇冠,沒有皇冠的瓊瑤卻還是瓊瑤。」

平鑫濤在感情和事業上已然離不開瓊瑤。對此,忙于支撐家計的林婉珍還后知后覺。

瓊瑤曾到平鑫濤家中做客。林婉珍第一次見到她,只覺得瓊瑤長相平平,看起來柔柔弱弱,她同情這樣一個既要照顧小孩又要寫作的女人。

正因為對婚姻太過自信,太不設防,瓊瑤後來的大膽介入也讓林婉珍有苦難言。

有一次傭人告訴林婉珍,說瓊瑤穿了一件織錦緞上衣,跑來問平鑫濤好不好看,林婉珍覺得奇怪,穿了一件新衣服,為什麼要讓別人的老公來評價好不好看。後來林婉珍在自家的五斗柜里找到了問題的答案,那是一封瓊瑤寫的情書:

「窗外正稀里嘩啦下著小雨,你來了,寂寞就從門縫里出去了。」

之后又有朋友告訴林婉珍,平鑫濤每天下午兩點鐘出門去瓊瑤家,待到4點才去雜志社上班。林婉珍這才恍然意識到,當自己這些年還在專注地扮演一個賢妻良母的時候,平鑫濤的心早已飛到了瓊瑤那里。

也許是礙于孩子的年紀還小,不能接受,平鑫濤一直和瓊瑤維持著這段曖昧不明的關系,直到1976年才與林婉珍失婚。失婚那天,他對林婉珍說:「你比較堅強,她比較軟弱。」

雖然這句話聽起來有點「三觀炸裂」,但由此也可以看出,平鑫濤為什麼選擇瓊瑤。他們本質上是同一種人,在愛情里強調自我,道德邊界模糊。從這個層面上來說,他們是合適的一對。

平鑫濤與林婉珍失婚后,林婉珍嫁給了教自己繪畫的老師,兩人都熱愛藝術,據說婚后十分恩愛幸福。平鑫濤則與瓊瑤攜手將《皇冠》做大做強。

當年那個退書能堆滿房間的小雜志社搖身一變,成為坐擁有聲出版電影電視公司、皇冠畫廊、皇冠劇場、皇冠舞蹈教室的皇冠文化集團,尤其是皇冠底下的影視公司,拍一部賺一部,從來沒有虧過錢。平鑫濤的幾個子女也進入《皇冠》任職。

晚年的瓊瑤和平鑫濤相互扶持,與平家子女的相處也算和睦。直到2017年,90歲的平鑫濤突然失智病倒,平鑫濤的三個孩子就是否要給平鑫濤插鼻胃管的決定,和瓊瑤爭吵不休。

瓊瑤認為平鑫濤的身體已經不可逆轉,不如放棄治療,給他留一個體面。因為平鑫濤晚年曾向她表示自己希望「自然地來,自然地走」的心愿。

但是平鑫濤的孩子認為,只要父親還有一線希望就要全力搶救。林婉珍更是認為瓊瑤不同意插管,是不想再照顧丈夫。

瓊瑤無奈,只能妥協讓平鑫濤插上鼻胃管維持生命,直到他在2019年過世。

平鑫濤離開后,瓊瑤與平家子女完成了財產劃分,皇冠出版集團歸平家子女,影視產業和可園則歸瓊瑤和她的兒子兒媳。對這個劃分,雙方都感到滿意。

在平鑫濤留下的遺產中,可園堪稱是瓊瑤最大的情感歸屬。這是平鑫濤生前專為瓊瑤打造的一棟別墅,價值高達5.6億元。

在兩人結婚的第二年,平鑫濤買下了這棟別墅,此后他與瓊瑤在這間愛巢里共同生活了30多年。

園中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石,都是他們悉心呵護的產物,也是兩人愛的見證。

瓊瑤喜歡在涼亭里寫稿,平鑫濤就細心地給她在亭前裝上紗門,讓她免受蚊蟲叨擾;瓊瑤喜歡打保齡球,平鑫濤就在家里蓋了個保齡球館;瓊瑤有一度迷上拼圖,平鑫濤還特意請來木工在地下二層鼓搗出一間拼圖室來。

就連這棟別墅頂層的玻璃房頂,也是平鑫濤給瓊瑤打造的專屬浪漫。無數個夜里,他們在家相偎著看星星看月亮。

因為這些彌補珍貴的回憶,可園在瓊瑤心中的地位很高,她說:「可園,這不只是一幢房子、一個花園,更是我心靈休憩,不再流浪的保證。」

然而,隨著平鑫濤的離世,可園也因為年代久遠成為危樓。瓊瑤縱然不舍,還是同意了改建計劃,搬離了這個自己生活了數十年的地方。

由于舍不得園中的眾多草木,瓊瑤于是將鳳凰木、火焰木等老樹捐贈出去,連水池里的700條七彩錦鯉,也被她贈送給學校和公園。

在未來的四五年里,可園將在原本的基礎上改建成14層高的現代大廈。這意味著瓊瑤與平鑫濤在這個房子里生活過的30多年的痕跡,會被漸次抹去,同時也意味著瓊瑤時代的結束。


END.

在閱讀中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更多名人軼事,文學解讀,歡迎關注我的賬號~

高雄柴暴風雨堅持戶外上廁所 雙奴才艱辛護送被喻「養柴教科書」!
2023/09/05
從狗販手中救出的拉布拉多不吃飯,讓它自己走,「去的地方」讓人淚目!
2023/08/15
流浪狗在垃圾堆里「掙扎求生」數月,沒人相信牠能活下來,直到女孩的出現改變了牠
2023/07/27
河邊發現一只臟兮兮的「泥巴狗」,急忙救援帶回家,「洗干凈后驚呆了」:撿到寶啦!
2023/09/07
一只想和主人見面的狗狗,在墓前哭泣了數年,終于感動了上天!
2023/07/27
搬家被丟下!大安區老橘貓「流浪10多年」常挨揍 仍盼新爸媽出現
2023/11/14
身體燒傷的流浪貓,倒在路邊奄奄一息,帶回家后胖若兩貓,被愛真的可以長出全新的血肉
2023/11/08
淚目! 流浪狗麻麻「骨瘦如柴」,依然不愿意離開自己的孩子:母愛無私
2024/01/03
流浪漢賣檸檬養流浪貓:我可以捱餓但貓咪很可憐,他的愛心感動了所有人!
2023/07/29
小流浪貓被扔到大街上,男孩好心將其救回,從此他的肩膀成了小貓「滑鼠」的最愛
2023/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