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風陵渡事件后,黃蓉為何懷疑郭襄已委身楊過?周伯通看破卻未說破

天空之城 2022/08/19

正所謂「看熱鬧的不嫌事大」,對于武俠故事的讀者而言,倒不是「故事越狗血,讀者就越感興趣」,而是有時候一些讓人糾結的關系的確是更容易吸引讀者的眼球。

說得直觀點,《射雕英雄傳》中,楊鐵心與郭嘯天是結義兄弟,可他們的兒子卻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最終楊康還因偷襲黃蓉而中了軟猬甲上的毒,繼而死去。

而金庸在《射雕英雄傳》末尾讓穆念慈留下楊過這個孩子,似乎就是在為續篇作品中郭楊兩家的故事埋伏筆,果不其然,后來郭芙斬斷了楊過一臂,不過讀者更希望看到郭楊兩家的后人走到一起的情節,郭襄就差點有了這個希望,只是金庸最終未如讀者所愿,讓郭襄找了楊過半輩子也沒能再見楊過。

(郭襄劇照)

不過郭襄為何對楊過如此執迷不悔?莫不是當年風陵渡口真發生了什麼?否則當郭襄歸來后,黃蓉為何會懷疑郭襄已委身楊過?

一、風陵渡口,一見楊過誤終身

有的人只需見一面就足以讓另一個人終身銘記,對于郭襄而言,楊過就是那樣一個全身散發著光芒的存在。

在與小龍女分別的十六年間,曾經的毛頭小子楊過搖身一變成了「神雕大俠」,江湖中處處流傳著關于他的傳說,作為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妮子,郭襄心中對這位大俠心存向往也實屬正常。

其實當楊過解決了西山一窟鬼和萬獸山莊史家兄弟的矛盾時,郭襄對于楊過或許還僅僅只是是出于對大俠的崇拜而已。

而當郭襄以金針許愿,讓楊過摘下面具之后,那張俊俏卻又充滿成熟男人滄桑之感的臉龐映入郭襄的眼簾時,郭襄徹底淪陷了,世上怎會有如此「完美」的男子,不僅武藝高,生得俊,還一諾千金,筆者要是女的,也不免愛上楊過。

只是讀者始終不是書中之人,郭襄愛上楊過難道都是因為這些膚淺的因素?或許的確如此,但也或許不是,或許還有一些金庸沒寫出來的情節,比如真如黃蓉擔憂的那般?

二、情字何解?俗世之人難參透

當郭襄從風陵渡口回到父母身邊后,作為過來人的黃蓉自然不難察覺女兒有些異樣。

(黃蓉、楊過劇照)

原著道:「黃蓉更無懷疑,料定郭襄聽說之人,必是楊過無疑,想來郭襄與楊過約定在羊太傅廟中相會,卻給姊姊闖去撞散了,楊過不忿郭芙譏刺,為了給郭襄爭一口氣,竟遍邀江湖高手,來給她送禮慶賀生辰……想到小女兒日來心神不定,眼光蒙朧,恍恍惚惚,想到她時時突然間紅暈雙頰,黃蓉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 ‘竟難道襄兒在風陵渡兩日兩夜不歸,已和他做出事來?’跟著便想:‘楊過恨我害了他父親,恨芙兒斷他手臂,更恨芙兒用毒針傷了小龍女。啊喲,小龍女和他相約十六年后重會,今年正是第十六年了。楊過是報仇來啦!’」

黃蓉的這番推論固然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她的顧慮卻也合情合理,作為一個母親,誰不擔心自己的孩子在外邊吃虧?

(小龍女劇照)

尤其是郭襄的確是有些戀愛腦,曾經的楊過也的確是有心復仇,所以黃蓉的想法沒什麼齷齪的,反倒是展現了一個母親為子女操碎了心的樣子。

而且正如書中呈現的劇情一樣,「感情」這東西本就是難以捉摸的,比如女主角小龍女就被那甄志丙(舊版中叫尹志平)欺辱,可之后小龍女卻不愿除掉甄志丙,你說她對甄志丙到底是什麼態度?說不清,一個「情」字,真難解,回到郭襄身上來看,也是一樣,一向精明的黃蓉在這件事上也難免參不透。

三、小東邪,比東邪更「邪」

不過還是有人會說,一個母親不該如此揣測自己的女兒,而且郭襄好歹也是從小在大戶人家長大的,基本的教養自然是有的,但你要這麼說,那多半就是不了解郭襄的為人了。

郭襄是個怎樣的女子?從她的結局來看,她敢愛敢恨,為了追逐自己的愛情,她愿意等一輩子,不見楊過終生不嫁,不過比起「敢愛敢恨」,一個「邪」字更能概括他的為人。

其實郭襄早就對母親說過,自己也是個「邪派」。

(郭襄被綁劇照)

原著道:「黃蓉又道:‘你楊大哥是個至性至情之人,只因自幼遭際不幸,性子不免有點孤僻,行事往往出人意表。’ 郭襄淡淡一笑,道:‘他和外公,和我,都是邪派。’黃蓉正色道:‘不錯,他是好人,可是有點邪氣。要是小龍女不幸已經逝世,你可千萬別再和他見面了。’」

郭襄倒是繼承了母親的幾分智慧,她看人挺準的,而且對自己的概括也十分準確,她的確是個行事風格略帶邪氣的人,和她外公一樣,所以世人也稱她為「小東邪」。

而且你可能忽略了書中的細節,當年她與周伯通的一番對話更是將她身上的「邪氣」展現得淋漓盡致。

讀過《射雕英雄傳》的人都知道,當年周伯通和瑛姑是做出了對不起「南帝」段智興的事,段智興也在瑛姑的孩子重傷而去之后愧疚出家,其實段智興本是個受害者,但反倒被瑛姑記恨,著實不該,而郭襄在得知這段往事之后,有了一段讓人迷惑的發言。

原著道:「郭襄怔怔地聽著,直到周伯通說完,眼見他滿臉愧容,便問:‘那段皇爺除了有劉貴妃外,還有幾位妃子?’周伯通道:‘他雖不如大宋天子那麼后宮三千,但三宮六院,數十位嬪妃總是有的。’郭襄道:「 照啊!他有數十位后妃,你連一位夫人也沒有,他顧全朋友之義,該將劉貴妃送了你才是啊。」楊過向她點了點頭,心想:‘ 這小姑娘不拘于世俗禮法之見,出言深獲我心。’」

這才是黃蓉會揣測郭襄已委身楊過的原因,她說話如此輕浮,這話固然能得到楊過、周伯通這些大男人的認同和欣賞,但對于那個時代的女子而言,那可是大忌。

郭襄在外邊尚且敢如此大放厥詞,在家中只怕是更加口無遮攔,黃蓉早就了解她的為人,以她的性子,的確是有可能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來,黃蓉會懷疑她這「小東邪」也是理所當然的。

只能說金庸對書中角色的塑造著實是用心,角色的一舉一動都是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釋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