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火工頭陀的少林武功真是偷學的?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關鍵在苦慧

天空之城 2022/08/13

在金庸小說中,少林派是一千多年來江湖上的第一大派,武林中的泰山北斗,然而,在雙雕中,少林派卻在江湖上名聲不顯,江湖上的頂級高手是異軍突起的前后五絕。

直到倚天屠龍記中,少林派才重新崛起,又成了江湖上的第一大門派。那麼,近百年來,少林派為什麼衰落了?

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是少林處于北方的河南嵩山,而雙雕時代是在靖康之恥以后,北方已經被金國占領,少林派自然低調了很多。另一方面,華山論劍之后,天下先后出現了前五絕和后五絕,這些高手都是江湖上最頂級的,壓過了少林高手一頭,所以少林的名聲被五絕蓋過了。

然而,上邊的兩個原因,都只是大環境,所謂的外部因素,按照倚天中所說,少林的衰落,更主要的還是內部原因,那就是著名的火工頭陀事件。

火工頭陀事件對少林的影響有多大呢?直接導致少林寺在江湖上的地位一落千丈,走向暫時的衰落。經此一役,少林寺的武學竟爾中衰數十年。

火工頭陀是少林寺香積廚里的一個燒火頭陀,他生活的時代,早于神雕末尾七十余年,也就是說,我們按照神雕末的郭靖五十五六歲算起,火工頭陀事件發生在郭靖出生的近二十年前,比第一次華山論劍還早上十幾年。

火工頭陀事件發生的時候,天下五絕里,除了王重陽,其他四人還是二十左右的小年輕。

當時,少林寺是天下第一大派,五絕還沒崛起。

火工頭陀剛進少林寺燒火時,負責監督香積廚的少林僧人,是個脾氣暴躁的和尚,對這些香積廚的工人很不好,火工頭陀老是被監督的僧人欺負,甚至被他拳打腳踢,三年間,火工頭陀竟然三次被打吐了血。

火工頭陀心中怨恨這個監督僧人,便暗暗發誓要報仇雪恨,可是少林僧人個個武功高強,火工頭陀不是他們的對手,于是火工頭陀便橫下一條心,偷學少林武功。

一來是火工頭陀有毅力,有復仇的欲望,二來是火工頭陀確實也是個武學奇才,二十余年間,火工頭陀竟練成了極上乘的武功。

等到火工頭陀大功告成以后,開始對少林寺進行復仇。

這一年中秋節,少林寺中進行一年一度的達摩堂大校,由 少林方丈苦乘禪師達摩堂首座苦智禪師羅漢堂首座苦慧禪師,考較合寺弟子武功,查察在過去一年中有何進境。

眾弟子獻技已罷,達摩堂首座苦智禪師升座品評。

這時候,火工頭陀自恃武功已經大成,便站了出來,對苦智禪師的點評大加諷刺,挖苦苦智禪師不懂少林派的上乘武學。

少林寺既然是一個佛門大派,內部自然是等級森嚴,單以武學而論,內部就有好幾層的級別。

首先是武功最高的老僧聚集的心禪堂,心禪堂里的老和尚都是少林派資歷最老的武僧,很多輩分甚至比方丈還高。心禪堂堪稱少林高手的養老院。

心禪堂而下就是少林達摩院,少林達摩院是少林寺里專門研究少林武學的一個部門,跟專門研究其他派別武功的部門般若堂并列,少林達摩院聚集了一幫年富力壯的少林高手,是少林寺武功最高的部門。

達摩院而下就是羅漢堂,羅漢堂是從普通少林武僧中選擇一批有天賦的,負責少林寺的護衛工作,是少林寺的少壯派力量,著名的少林108人的羅漢大陣,就由羅漢堂主持。

按照一般的流程,少林先從普通僧人里選拔一批天賦較好的,進入羅漢堂,再從羅漢堂里選擇一批天賦較高的進入達摩院,達摩院可以說是少林寺武功最高的一個部門,當達摩院的僧人太老了,退休了,就進入心禪堂。

所以,由少林方丈、達摩堂首座和羅漢堂首座三個少林最有實權的人物,主持的這場秋季大考,實際上是少林武僧們的升職大考,是少林僧人們進入達摩院的機會。

結果,身份低微的火工頭陀卻站了出來,直接斥責達摩院首座不懂少林武學,很顯然,火工頭陀這是故意挑事兒,故意激怒少林眾僧。

所以,達摩院的少林僧人紛紛出言呵斥火工頭陀,火工頭陀本來就沒資格參加大考,他偷偷參加了,還站出來諷刺反駁主考官 達摩堂首座苦智禪師,這可以說是少林亙古未有的事。

火工頭陀為了復仇,進一步激怒少林群僧,那火工頭陀喝道:「師父狗屁不通,弟子們更加不通狗屁。」

火工頭陀自然是想引得少林僧人們跟他動手,果然,少林僧人紛紛上前打火工頭陀,結果火工頭陀也真是武學奇才,這二十多年間,他靠著偷學,竟然練成了少林上乘武功,先后擊敗了達摩堂九大弟子。

少林僧人平時跟師兄弟考較武功,都是互相謙讓,點到為止,火工頭陀卻恨少林僧人,把監督僧人欺負他的怨氣,撒在其他僧人身上,少林僧人對他手下容情,他卻對少林僧人下手狠毒,這達摩堂九大弟子被他打得斷胳膊斷腿。

首座苦智禪師又驚又怒,見這火工頭陀所學全是少林派本門拳招,并非別家門派的高手混進寺來搗亂,當下強忍怒氣,問他的武功是何人所傳。

那火工頭陀說道:「無人傳過我武功,是我自己學的。」

苦智禪師是少林高僧,雖然心中充滿怒氣,對火工頭陀的隱忍不發,苦心孤詣,卻也不得不佩服,但是,火工頭陀打傷了多名少林僧人,還偷學少林武功,作為達摩堂首座,苦智禪師也不能放過火工頭陀。

于是苦智禪師只能親自下場挑戰火工頭陀,一來是苦智禪師年事已高,二來是苦智禪師手下留情,直到五百回合之后,才有了打敗火工頭陀的機會。

當時,苦智禪師以一掌印在了火工頭陀的胸口,卻沒有發力,只要苦智禪師一發力,定能讓火工頭陀五臟俱碎,然而苦智禪師愛惜他潛心自習,居然有此造詣,不忍就此傷了他性命,雙掌一分,喝道:「退開罷!」

在苦智禪師手下容情,放了火工頭陀的時候,火工頭陀卻會錯了意,以為苦智禪師最后這雙掌一分是要取他的性命,火工頭陀便奮不顧身發起狠來,用盡全力,飛身撲上,雙拳齊擊,以排山倒海的功力,打在了苦智禪師的胸口。

苦智禪師本來已經放了火工頭陀,沒想到火工頭陀給了他致命一擊,情急之下,苦智禪師出手抵擋,卻已經為時已晚,只聽得喀喇喇數聲,苦智禪師左臂臂骨和胸前四根肋骨登時斷裂。

苦智禪師被火工頭陀致命一擊,身受重傷,旁邊的眾僧趕緊圍了上來查看,火工頭陀便趁亂逃走了。

當天夜里,苦智禪師便重傷身亡了,結果火工頭陀除掉苦智禪師仍不滿意,夜間趁亂又返回少林寺,將監管香積廚和平素和他有隙的五名僧人一一使重手除掉。

少林寺派出幾十名高手追擊火工頭陀,都沒有找到他,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火工頭陀偷學少林武功,又打死了達摩院首座苦智禪師,這一事件,在少林寺引起了極大的爭議,少林寺陷入內部紛爭,最終, 少林寺羅漢堂首座苦慧禪師離開少林,遠赴西域,創立了西域少林。

直到七十年后,襄陽大戰后三年,西域少林的潘天耕、方天勞、衛天望等三人來少林挑戰,恰好遇到崑崙三圣何足道和郭襄,西域少林的人才重新回到中原少林,這三個人就是苦慧禪師的徒孫。

又過了九十多年,趙敏帶著他手下的人,突襲武當,派西域金剛門的剛相偷襲打傷了張三豐,張無忌又跟阿二阿三交手,火工頭陀創立的西域金剛門,才又出現在中原武林中。

問題是,火工頭陀事件之后,少林衰落,可為什麼火工頭陀和苦慧禪師都跑到了西域?這是一種巧合,還是別有隱情?

單單苦慧禪師出走,少林寺內部有紛爭,少林寺也只是損失了一個一流高手而已,怎麼就會突然衰落了呢?這實在讓人百思不得其解,而且,苦慧禪師和火工頭陀又雙雙跑到西域,創立門派,又不禁讓人浮想聯翩。

難道火工頭陀事件,不僅僅是一個燒火的工人偷學武功這麼簡單?

我認為,少林寺在火工頭陀事件后突然衰落,內部必然有不可告人的隱情,甚至有少林派的黑暗歷史在里面。

我們先看火工頭陀事件重新浮出水面,是在何足道和郭襄上少林寺那年。

神雕結尾,瀟湘子和尹克西潛入少林藏經閣,偷走了覺遠禪師和張君寶師徒看守的楞嚴經,其中夾雜了九陽神功,結果覺遠禪師師徒追到了華山,遇到第三次華山論劍,在楊過和郭襄的幫助下,張君寶打敗瀟湘子尹克西,卻沒有在他們身上找到經書。

原來,這本楞嚴經,被二人藏在了一只白猿的腹中,二人離開華山后遠赴西域,結果互相不信任,最后逝去,臨走之前,他們委托崑崙派的何足道給覺遠禪師傳一個消息,說經書在猿猴的肚中,所以何足道才來到少林。

結果少林僧人爭強好勝,非要跟何足道比武,甚至把上少林的郭襄也給牽連在內,何足道在石頭上畫了一張棋盤,顯示高深內功,少林僧人自忖無人是何足道的對手,眼看著丟人丟大了,為了挽回少林寺的面子,覺遠師徒出手打敗了何足道。

特別是少年張君寶,拼盡全力,以郭襄給他的兩個鐵羅漢里的羅漢拳打退了何足道。

令人沒想到的是,在場的,有一位心禪堂老僧,正是七十多年前目睹了火工頭陀事件的人,他當年還是個小和尚,被火工頭陀除掉的達摩堂首座苦智禪師正是這個老僧的師父。

他一聽說張君寶的少林羅漢拳是自學的,便想起了師父慘倒在火工頭陀拳下,便特別的惱怒,要抓了張君寶。

恰在此時,覺遠禪師想起了自己在藏經閣看到的一本小冊子,其中完整記載了火工頭陀事件。

覺遠禪師認為張君寶必沒無疑,于是奮起反抗,用鐵桶裝起張君寶和郭襄,逃命去了。

因為火工頭陀事件之后,少林寺制定了一條特別嚴格的規定:

自此定下寺規,凡是不得師授而自行偷學武功,發現后重則處決,輕則挑斷全身筋脈,使之成為廢人。

少林寺是佛門重地,佛門講究上天有好生之德,不沙生,結果少林僧人卻制定了一個處決門下弟子的重規,可見,火工頭陀事件,必然不是偷學武功那麼簡單,其中必然有重大隱情,甚至有重大的陰謀。

一看到少林寺這條門規,我突然想到了華山派的劍宗和氣宗的火并。

我們都知道,華山原本是五岳劍派中的第一大派,他們突然衰落,恰恰是在劍宗和氣宗火并之后,而且在火并之后,華山氣宗同樣制定了一些特別嚴厲的門規。

用岳不群的話說,一個華山氣宗弟子,不但不能走劍宗的路子,甚至連想都不能想,岳靈珊因為認同劍宗的思想,甚至被岳不群大聲呵斥,岳不群說,要是在以前,岳靈珊說這種話,會被 立刻除掉。

所以,我斷定,火工頭陀事件,絕非一般的偷學武功事件,而是當時少林派內部發生了派系斗爭,而火工頭陀是苦慧這一派的一個棋子。

火工頭陀逃走以后,苦慧這一派斗爭失敗,被擠出少林寺,跑到了西域,苦慧培養的棋子火工頭陀自然也跟著他跑到了西域。

在倚天中,金庸曾經在旁白中說:

但西域「金剛門」的創派祖師火工頭陀是從少林寺中偷學的武藝。拳腳兵刃固可偷學,內功一道卻講究體內氣息運行,便是眼睜睜地瞧著旁人打坐靜修,瞧上十年八年,又怎知他內息如何調勻、周天如何搬運?因此外功可偷學,內功卻是偷學不來的。「金剛門」外功極強,不輸于少林正宗,內功卻遠遠不及了。

這是說火工頭陀的偷學少林武功,偷的全是外功,沒偷到內功。

可是金剛門的剛相和阿三阿二內功都很厲害,不說阿二有奇遇,單單是剛相一掌把張三豐打成重傷,阿三以大力金剛指除掉了少林四大神僧之一的空性神僧,也可見金剛門的內功已經很強。

這就奇怪了,火工頭陀內功不行,他的徒孫們內功卻不輸給少林神僧,他們的內功哪里來的?

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來自遠赴西域的苦慧禪師。

我認為,苦慧禪師在少林派內部斗爭中失敗以后,遠赴西域,可是他心中并不甘心失敗,他明面上創立的西域少林只是個幌子,私底下他又找到火工頭陀,扶植火工頭陀創立了西域金剛門,將少林內功傳給了金剛門。

所以,西域少林的潘天耕、方天勞、衛天望等人,武功并不算頂尖,還不如金剛門的阿二阿三,皆因阿二阿三的武功也是少林正宗。

我們看阿三剛出手挑戰張無忌的時候,在場的張三豐、白眉鷹王殷天正、楊逍、韋一笑等人是怎麼看待阿三的武功的:

眾人又均相顧一愕,知道這是佛門正宗的最上乘武功,自外而內,不帶半分邪氣,乃是金剛伏魔神通。

火工頭陀偷學的少林武功雖然厲害,畢竟是偷學,并不是正宗,因為他沒學到內功,那麼金剛門的阿三的武功,為什麼 是佛門正宗的最上乘武功,自外而內,不帶半分邪氣?

很顯然,是苦慧禪師所傳。

由此我們也可以看出,火工頭陀的少林武功未必全都是偷學的,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關鍵在苦慧禪師在背后做了手腳,也許火工頭陀的武功恰恰是苦慧禪師暗中傳授。

苦慧禪師看火工頭陀是一個武學奇才,偷偷傳給他武功,然后把他培養成為一個厲害的角色,一個厲害的棋子,然后趁機讓火工頭陀挑戰羅漢堂首座苦智禪師,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只不過火工頭陀下手太重,除掉了苦智禪師,激起了中間派和苦智派的反擊,苦慧禪師這一派最終失敗,被擠出少林寺,遠赴西域。

這場少林內部的派系斗爭,就像華山派的劍氣之爭,導致少林寺損失了很多高手,少林派從此短暫衰落了近百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