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難怪岳不群這般怨恨令狐沖,看看張三豐與俞蓮舟的故事,妳就懂

令狐沖額頭汗水涔涔而下,雙膝一曲,跪倒在地,說道:「弟子自幼孤苦,承蒙師父師娘大恩大德,收留撫養,看待弟子便如親生兒子一般。弟子雖不肖,也決不敢違背師父意旨,有意欺騙師父師娘。」

小說前期,岳不群的確將令狐沖當成自己孩兒看待,令狐沖在處理田伯光、儀琳這件事上的確犯了武林正派的大忌,更違背了岳不群好好先生的初衷( 挑釁青城派),岳不群不僅沒有懲罰他,反而讓他到思過崖閉門思過,說難聽點是關禁閉,說好聽點就是讓令狐沖好好鉆研武功。所以不久以后岳不群再次上山,他當時也做好了將《紫霞秘籍》傳給令狐沖的打算,怎奈令狐沖不爭氣,結果鬧得岳不群氣急敗壞。

岳不群從什麼時候開始討厭令狐沖?從令狐沖學了‘獨孤九劍’以后——【 岳不群冷笑道:「這個自然,妳武功到了這地步,怎麼還會將師父、師娘瞧在眼里?我們華山派這點點兒微末功力,如何能當妳神劍之一擊?那個蒙面老者不說過麼?華山派掌門一席,早該由妳接掌才是。」

按理說,徒弟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應該是高興的時期啊?這就涉及到儲君與皇帝的問題了。儲君不好當,妳存在感太強,上位那個會忌憚妳。早期的令狐沖顯然便是華山派的「儲君」,不出意外,將來華山掌門遲早會落到令狐沖頭上,他的問題便是存在感太強,妳劍法勝過了岳不群,這讓岳不群老臉往哪擱?

在金庸筆下比較聰明的「儲君」就不少,比如全真教里的馬鈺,妳看他多麼老實,何以丘處機名動天下,馬鈺卻默默無聞?原因便在于此。再如武當宋遠橋,雖然他幾乎接掌了武當派,可在張三豐面前始終小心翼翼,謹小慎微,為何這樣?怕功高蓋主啊!令狐沖,妳終究還是未能明白這一點。

如果各位朋友依然不信,咱們通過張三豐與俞蓮舟的一個小故事便可明白其中的關鍵。

武當俞二俠的武功在七俠中可算第一,此人悟性極高,張三豐的武功數他領會最深。當年張三豐所創造的武功中有一門名為「虎爪手」,招式挺不錯,但未能臻于絕頂境界,俞蓮舟苦練多年后發現了其中的弱點,便強行修改,使其威力大增——【 俞蓮舟學會之后,總嫌其一拿之下,對方若武功高強,仍能強運內勁掙脫,不免成為比拼內力的局面,于是自加變化,從「虎爪手」中脫胎,創了十二招新招出來。

徒弟能夠舉一反三,對于師傅來說應當是快樂的事情,比如孔子就很贊賞子貢能「告諸往而知來者」,然而張三豐見后卻不太滿意——【 張三豐嘆了口氣,道:「蓮舟,這一十二招虎爪手,比我教給妳的是厲害多了。不過妳招招拿人腰眼,不論是誰受了一招,都有損陰絕嗣之虞。難道我教妳的正大光明武功還不夠,定要一出手便令人絕子絕孫麼?」

顯然,張三豐這是沒話找話,我拿住敵人腰眼不發勁不就好了?武功本就無善惡之分,看的是使用者的人品,段譽不照樣學了吸收別人內力的北冥神功嗎?所以這段話中張三豐看似是在貶斥俞蓮舟所創武功太過陰損,實際上卻是因為俞蓮舟犯了「儲君」的大忌,這便是他聽完張三豐的話后,表現異常的原因——【 俞蓮舟聽了師父這番教訓,雖在嚴冬,也不禁汗流浹背,心下栗然,當即認錯謝罪。

為何他會「汗流浹背,心下栗然」?俞蓮舟話不多,但一說便能說到關鍵上,這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他也深知張三豐這番教訓背后所隱藏的含義,因此才會這般緊張。

當然,張三豐心胸寬廣不像岳不群,所以數日后他又做了一個決定——【 過了幾日,張三豐將七名弟子都叫到跟前,將此事說給各人聽了,最后道:「蓮舟所創的這一十二下招數,苦心孤詣,算得上是一門絕學,若憑我一言就此廢棄,也挺可惜,大家便跟蓮舟學一學吧,只不過若非遇上生死關頭,決計不可輕用。

俞蓮舟當真放心了嗎?沒有,後來百歲壽宴上,張松溪提出以」虎爪絕戶手「對陣武林豪杰時,俞蓮舟卻猶豫了——【 今日到了緊急關頭,張松溪提了出來,俞蓮舟仍頗為躊躇。】俞蓮舟為何這麼猶豫?難道是因為他比宋遠橋、張松溪等人慈悲,擔心江湖門人斷子絕孫嗎? 顯然不是,因為這門武功是他改進的,如果他們勝了,那麼將來武林傳出來,是俞蓮舟改進的‘虎爪絕戶手’贏了其他門派,俞蓮舟豈不功高蓋主了?

俞蓮舟很聰明,始終小心謹慎地守在自己的位置上,所以多年后他也迎來了」春天「——【 張三豐道:「此事妳確有罪愆,本派掌門弟子之位,今日起由蓮舟接任。妳專心精研太極拳法,掌門的事務,不必再管了。」

令狐沖終究還是犯了大忌,如果他能明白這一點,將‘獨孤九劍’的來歷告知岳不群,那麼岳不群不但不會怨恨他,相反,還會更加關心他。但是令狐沖如果這麼做的話,他就不是令狐沖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