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神雕五絕是否超越了王重陽?金庸沒明說,丘處機一登場便有了答案

天空之城 2022/09/18

《神雕俠侶》的劇情發生在《射雕英雄傳》的十多年后,所以兩部作品的世界觀是相同的。

《神雕俠侶》書末,群雄又展開了一次華山論劍,決選出了新一代的五絕,老一輩的「東邪」黃藥師以及「南帝」段智興保持原位不變,只是「南帝」已出家,便將稱號改為「南僧」,余下的三個位置則由郭靖、楊過以及周伯通三人補上。

(王重陽劇照)

有人說即便神雕五絕個個神通廣大,但王重陽始終是「雙雕時代」的天花板,即便是神雕五絕也沒有超越當年的王重陽,但事實是否真是如此?王重陽有沒有那麼強?答案或許并非多數人說的那樣。

一、武林神話王重陽

第一次華山論劍發生在《射雕英雄傳》正篇故事之前,可以說年代久遠,射雕時代的武林已是以東南西北四絕為尊,而根據周伯通的說法,在射雕時代叱咤風云的東南西北四絕當年對王重陽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的。

比如這段描述就很直觀:「 那時是在寒冬歲盡,華山絕頂,大雪封山。他們五人口中談論,手上比武,在大雪之中直比了七天七夜,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個人終于拜服我師哥王重陽的武功是天下第一。

當初他們華山論劍不僅僅是為了爭「天下第一」的虛名,同時也是為了爭《九陰真經》的持有權,奪魁意味著有機會通過《九陰真經》讓自己的武功更上一層樓,若不是無可奈何,以東南西北四人對武學的癡迷程度,又如何會輕易認輸?可見華山一論時,他們與王重陽的差距還不小。

(郭靖、黃蓉劇照)

而且書中也十分直觀地呈現了四絕對王重陽的看法。

先看黃藥師:「 自重陽真人逝世,從此更無武功天下第一之人了。」很明顯,論「天下第一」,黃藥師只服王重陽一人,王重陽走后,除他之外的西、北、南三人并不能讓他佩服。

洪七公則說:「 要講武功,終究全真教是正宗,這個我老叫化是心服口服的。」七公雖沒東邪那麼傲,但也是自視甚高之人,他能服王重陽,那王重陽自然是在武功上遠勝于他了。

一燈大師是個出家之人,對一切都看淡了,但談及王重陽,他仍難掩敬佩之情:「 王真人英風仁俠,并世無出其右。

至于歐陽鋒,他雖然沒有直接表達自己對重陽真人的崇敬,但他卻用實際行動證明了王重陽的強大,當年他聽聞王重陽沒了,才跑去重陽宮搶經書,也就是說王重陽還在的話,他根本不敢闖重陽宮,也從側面反映了王重陽的實力之強大。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神雕時代群雄的武功更上一層樓,是否超越了當年的王重陽?

二、神雕五絕的實力

先不看郭靖、楊過、周伯通的實力如何,就看黃藥師和一燈大師,這二人可是曾經的五絕,很明顯,他們的武功只會隨著習武時間的增長而提升,神雕時代的他們且不說有沒有超越當年的王重陽,至少是比當年的自己要厲害得多了。

而第三次華山論劍并沒有實實在在地開打,所以神雕五絕基本是處于同一個水平線上的,也就是說此時的黃藥師、一燈大師與郭靖、楊過、周伯通的實力是在伯仲之間的。

就拿郭靖和楊過這兩位主角來說,他們的實力是否超越了當年的重陽真人?在筆者看來,自然是超越了的。

(楊過劇照)

先看郭靖,他不僅得到「北丐」洪七公的真傳,有了降龍十八掌,甚至還學過完整的《九陰真經》,要知道當年的五絕已有一身神功,卻依舊覬覦《九陰真經》中的精妙武學,如今這本秘籍中的武功都已被郭靖學去,那郭靖自然有可能已經超越了當年的五絕。

至于楊過,他得到了「劍魔」獨孤求敗的玄鐵劍法,后期更有自創黯然銷魂掌之舉,他的實力也不在郭靖之下,自然也有可能超越了當年的王重陽。

不過這些證據或許還不夠直觀,要更直觀地感受王重陽的實力,不妨看他的弟子丘處機在書中的表現。

三、丘處機的實力

丘處機有多強?無論如何,他的實力是遠不如后來的五絕的,無論是射雕時代的東南西北,還是后來的神雕五絕,丘處機都遜色太多,然而丘處機一登場的時候便展現了自己的實力。

丘處機大戰江南七怪之前,雙方有過一場比試,比的是酒力,而此時你看丘處機表現如何?

(江南七怪劇照)

原著道:「七怪見丘處機連喝二十八碗酒,竟面不改色,神態自若,盡皆駭然……全金發心想己方還剩下五人,然而五人個個酒量兼人,每人再喝三四碗酒還可支持,難道對方的肚子里還裝得下二十多碗酒?就算他酒量當真無底,肚量卻總有限,料想勝算在握,正自高興,無意中在樓板上一瞥,只見丘處機雙足之旁濕了好大一灘,不覺一驚,在朱聰耳邊道:‘二哥,你瞧這道士的腳。’朱聰一看,低聲道: ‘不好,他是用內功把酒水從腳上逼了出來。’全金發低聲道: ‘不錯,想不到他內功這等厲害,那怎麼辦?’

丘處機之所以能豪飲二十幾碗酒不醉,是因為他憑借深厚的內力將酒逼出體外,他能做到以內力逼酒。

而你看看《倚天屠龍記》中談及《九陽真經》的來歷時,王重陽是如何敗給斗酒僧的?

原著道:「他不說自己姓名出身,只說一生為儒為道為僧,無所適從,某日在嵩山斗酒勝了全真教創派祖師王重陽,得以借觀《九陰真經》,雖深佩真經中所載武功精微奧妙,但一味崇揚‘老子之學’,只重以柔克剛、以陰勝陽,尚不及陰陽互濟之妙,于是在四卷梵文《楞伽經》的行縫之中,以中文寫下了自己所創的‘九陽真經’。」

《九陽真經》能得以問世,正是因為斗酒僧以斗酒的方式贏了王重陽,這即是問題所在,如果王重陽的實力夠強,他大可以深厚的內力將酒逼出體外,那斗酒僧又如何能贏得了他?

(丘處機劇照)

別說他是一代宗師不屑用這種方式贏下對決,要知道《九陰真經》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得來的,他保管這經書的目的就在于不愿這經書落入他人手中,以免惹得群雄互相比斗,顯然他應該不遺余力地維護經書的持有權,他若能逼出酒力,絕對會這麼做,如此看來,當年的王重陽實力未必在射雕時代的丘處機之上,更不用說與神雕時代的五絕相比了。

這是合理的,畢竟他早已仙逝,而其他人的武功還在不斷進步,等于說王重陽是「前射雕時代」的第一高手,卻并非「雙雕時代第一高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