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少年歌行》:趙玉真臨終前的遺言,揭開了他與李寒衣的婚姻隱痛!

「師叔祖,我聽老祖宗們說了。當時呂素真掌教曾給師叔祖卜了一卦,若師叔祖不下山,可保望城山百年興旺,若師叔祖下山……」

趙玉真執意下山,飛軒跪地求他三思,話卻沒忍心說下去,倒是趙玉真不以為意,笑著接了下去:「則戰死荒灘,血流成河。」

趙玉真臨終前的遺言

趙玉真老家在望城山下的一個小村落,父母皆為尋常農戶。

都說天生異象必有貴人降臨,趙玉真出生那日便有一道霞光照進屋內。

就在趙父趙母不知是福是禍時,望城山掌教呂素真帶著六天師趕到,從呆滯的趙母懷中抱過并不啼哭也未氣絕的趙玉真,流下兩行淚水,嘆:「望城山苦等百年,終于等來一枚完玉。」

之后,趙玉真便被帶上望城山撫養,三歲時拜做了將近四十年掌教的呂素真為師,六歲時習得大龍象力,十一歲開始研習無量劍法,十六歲成為望城山第七天師,二十二歲接任掌教之位,成為望城山開山立派以來最年輕的主事者。

三十余年來,因為呂素真說趙玉真命中有劫,他從未下過望城山一步,不是在乾坤殿中閉關就是去山頂望云,偶爾也會指導一下李凡松和飛軒。

不滿六歲的李凡松第一次隨父母到望城山,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坐在台階上銜著一根馬尾草望著遠處的趙玉真。

趙玉真問李凡松,山下怎麼樣。

李凡松見趙玉真身后掛著一柄桃木劍,回:「妳教我劍術,我就和妳說山下的故事。」

父母怪李凡松冒犯,趙玉真卻爽快地收李凡松為徒。後來李凡松才知道,自己的師父就是名動天下的趙玉真——望城山百年來道法第一劍術第一之人。

趙玉真曾斷言,未來的望城山,李凡松武運占六分,但天運,飛軒可占八分。

飛軒的師父走得早,剛把他接到望城山就病死了。飛軒算是趙玉真養大的。

十多年前,16歲的趙玉真坐在桃花樹下,將離火陣心訣注入桃木劍中,把它埋在雪地里,一臉渴望地等著吃桃子。

忽然一陣風吹過,庭院高墻上站著一個穿白衣、蒙灰巾的人。

早已精通望氣術的趙玉真一眼識破了李寒衣女扮男裝,耳邊傳來她刻意改變了的聲音:「聽說妳是望城山開山以來最年輕的天師,做到了道法劍術雙修,我想問一下妳的劍。」

趙玉真不接招,只用道術太乙獅子訣自保,李寒衣氣他敷衍,拔出聽雨劍,使出一劍月夕花晨。

劍勢洶涌,滿樹桃花瞬間飄落,花香月影,相得益彰。

趙玉真看得癡了,拔出桃木劍一劍劈下,李寒衣灰巾碎裂飄落在地。

趙玉真驚為天人,他不知道,李寒衣修的是山水劍境,最高境界講究心如止水。可從見到趙玉真的那一刻起,李寒衣就破功了。

李寒衣急忙轉身,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忿:「三個月之后,我再來問劍。」說完縱身一躍,跨墻而去。

于是,趙玉真坐在高墻上,想著風華絕代的李寒衣,給自己的桃木劍命名為桃花劍,一等就是三個月。

可李寒衣卻遲了七天才現身,她去崑崙尋來了名劍譜上排名第三的鐵馬冰河劍。

已經仙逝的崑崙劍仙有一暖一冷兩把劍,名玄陽和鐵馬冰河。玄陽乃人間至情至暖之劍,被毀后,只剩一個劍坯存于趙玉真的桃木劍中。

劍是一對,才子佳人。

李寒衣左手聽雨劍,右手鐵馬冰河劍,引來滿山桃花,趙玉真無量劍法一出,驚得滿山禽獸走。

他縱身一躍,折下一束桃花,二揭李寒衣的面紗,笑言:「無量劫不如桃花劫,天上仙不如眼前月。」

李寒衣收劍,與趙玉真約定,當她第三次來望城山的時候,趙玉真就隨她下山。

離開的時候,李寒衣遇到了本欲問劍卻失魂落魄的雷轟。

雷轟對李寒衣一見鐘情,他震驚于趙玉真和李寒衣出劍時的劍之美,回到雷門后把自己關在房中苦想了三天三夜。

正當雷門長輩不明所以的時候,雷轟終于開門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打了一把劍。

他把劍和雷門火藥相結合,取名「殺怖劍」。

早年,雷門先祖曾祭以封刀掛劍的儀式,規定雷門中人不得用劍,不得用刀,專注于火藥、拳法、指法的修煉。

雷轟此舉已是違背祖訓,長老們想要制止雷轟,這個時候雷云鶴回來了。

雷門有四杰:雷夢殺、雷轟、雷云鶴和雷千虎,為首的雷夢殺正是李寒衣的父親。

雷云鶴見雷轟沉迷習劍,轉頭駕鶴離去。云游四海行蹤難覓的李寒衣不好找,雷云鶴便直接打上了望城山找一輩子沒下過山的趙玉真。

雷云鶴一指破蒼山(路),二指斷乾坤(殿),正在閉關中的趙玉真被迫出關,幾乎走火入魔。

兩人一場大戰,趙玉真一劍斬去了雷云鶴的一條胳膊,自己也口吐黑血真氣狂泄。

幸而李寒衣師兄,雪月城大城主百里東君助呂素真壓制住了入魔的趙云真并帶走了重傷的雷云鶴。

雷云鶴境界大跌,從此銷聲匿跡,待在雪月城的登天閣里不出,而雷轟則帶著已經大成的殺怖劍再次踏上了望城山。

趙玉真入魔后元氣大傷,正在休養,迎接雷轟的是來赴下山之約的李寒衣。

李寒衣為閉關養傷的趙玉真擋住了雷轟,并在得知雷轟的愛意后,對他使出了人間至暖一劍——春風來,說什麼時候雷轟也能使出這般絕世的一劍了,才有資格言愛。

于是,雷轟畫地為牢,將自己困在了雷門小小的院落中。

雷轟日夜思念著李寒衣,總是喜歡一個人待著,要麼看天要麼看花。

徒弟雷無桀心疼他,獨闖登天閣,騙李寒衣,說雷轟得了重病,只剩一年壽命,死之前想再見李寒衣一面。

十六年了,李寒衣等了趙玉真十六年,她不想再等了。

她走出雪月城,決定去雷家堡探望雷轟,為自己當年說的話道歉后就去望城山找趙玉真,問他究竟下不下山。

可沒想到,這個答案,在李寒衣面臨生死之際的時候才來。

雪月城的三城主司空長風是天啟四守護的朱雀使,而天啟四守護的職責就是保護他們心目中的皇位繼承人。

明德帝有十二個皇子,死了三個,除了三位封王的皇子外,其他人都沒有過人才華。也就是說,皇位繼承人將在白王蕭崇、永安王蕭楚河和赤王蕭羽中產生。

而蕭楚河是所有人心目中最適當的太子人選。

此時的蕭楚河化名蕭瑟現身雪月城,陪雷無桀剛剛闖完登天閣。于是,雪月城二城主李寒衣的出走就被白王和赤王解讀成了公開站隊。

敵人的朋友就是敵人,白王背后的唐門和赤王扶植的暗河聯手,截殺李寒衣。

趙玉真算到李寒衣有難,執意下山。

臨走前,他留下遺言:

「飛軒,妳的大龍象力已經頗有所成,但是道法奧妙,需見眾生。三個月后,妳再下山游歷,三年內不要回望城山。凡松,妳與飛軒同去,妳命中有兩份師緣,一份于我,緣盡于此。還有一份,藏在江湖山野,那位老師的劍術不遜于我。」

隨后,趙玉真留下佩劍青霄,請殷師伯代任掌教之位,等飛軒長大后再還政于他,又給了李凡松和飛軒一張行路圖,上面只有兩個地方,望城山和欽天監。

趙玉真和李寒衣的婚姻隱痛

落淚山前,趙玉真一劍入神游,殺了唐門三老,傷了謝七刀,勝了蘇暮雨,擊退蘇昌河,卻還是不慎讓李寒衣中了暴雨梨花針。

那一劍的反噬之力遠比想象中可怕,再加上為救李寒衣,趙玉真用盡了最后護體的大龍象力。

欽天監監正齊天塵曾答應呂素真有朝一日會助趙玉真渡劫,可終究遲了一步,等他趕到時,趙玉真已經油盡燈枯了。

李寒衣醒后,趙玉真手輕輕一揚,滿樹桃花瞬間紛落,在他指尖凝聚成了一件嫁衣。

他叫她「小仙女」,羞澀而儒雅地問:「做我的娘子可好?」

李寒衣輕輕一躍,沒用內力,從廂房的窗戶跳了下去,她想要趙玉真接住她。

桃花瓣圍著李寒衣輕輕飛揚著,這對十六年來只見過四次面的男女,天為廬地為席,結為了夫妻。

就在李寒衣沉浸在幸福之中時,趙玉真撒手人寰。

九天雷落,李寒衣滿頭青絲瞬間變成紫發。她因受不了打擊,入魔了。

李寒衣一心要找暗河報仇,暗河亦不死不休,派出三十二蛛影和傀,暗中給李寒衣下了讓真氣流失的劇毒紅顏淚。

儒劍仙謝宣和雷轟趕到時,暗河幾乎得手。

謝宣緊急為李寒衣運功療傷,雷轟獨自一人對抗三十二蛛影,最后用殺怖劍使出「毀天絕地」一式,劍毀,蛛影雖全軍覆沒,傀還有最后一擊。

雷轟受了重傷不能動彈,幸而無心及時趕到,一記心鐘擋住了傀刺出的一劍,一記無法無相功還以顏色,最后用佛門真氣破了暗河的孤虛之陣,救下眾人。

事后,雷云鶴去劍心冢替雷轟求劍,劍心冢冢主李素王感念雷轟救了自己的外孫女,以引九道驚雷鑄成的剎雷劍相贈。

雷轟劍術已入劍仙之境,覓得名劍得悟劍道,將雷門火器術與劍道相融,創一代劍宗,終入冠絕榜四甲。

李凡松拜謝宣為師,飛軒則遵趙玉真之命拜會欽天監,跟著齊天塵修習道法。

寫在最后

李寒衣曾問趙玉真:「這麼多年,妳為什麼一直不下山?」

她不知道,望城山的人向趙玉真隱瞞了李寒衣曾三上望城山的事實,而更重要的是,趙玉真身負無量劫,一生只有一次下山的機會。

趙玉真把這唯一一次的機會,拿來娶了李寒衣,用自己的命換心愛之人福樂安康。

有些時候,活著的未必就是最幸福的那一個,李寒衣悲痛入魔,功力大損,三年內再難入劍仙之境。

這段婚姻,最大的隱痛就在于,明明雙方愛著彼此,卻不宣之于口坦誠相待,以至于蹉跎了十六年的大好時光,再見竟是永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