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難怪《倚天》沒有華山論劍,群雄忌憚兩個人,誰也不願上華山比武

天空之城 2022/07/13

《射雕英雄傳》是金庸的早期作品,全文以一篇轟動江湖的武功秘笈《九陰真經》作為故事主線。無論是中神通王重陽、老頑童周伯通,還是東邪西毒南帝北丐,都和這本秘笈結下了不解之緣。甚至就連射雕的男女主角郭靖、黃蓉,也因為《九陰真經》改變了人生軌跡。

為了得到《九陰真經》,江湖群雄舉辦了第一屆華山論劍。來自全真教的王重陽以得天獨厚的《先天功》力壓群雄,不僅帶走了《九陰真經》,還榮獲了天下第一的美稱。

隨著第一屆華山論劍的落下帷幕,25年之後,第二屆華山論劍如期舉行。這個時候,東邪黃藥師以及北丐洪七公的武功都精進了不少,但讓人遺憾的是,王重陽舊疾復發、駕鶴仙去;而南帝段智興因為劉貴妃和周伯通有染,萬念俱灰的他避位為僧,也不會再來華山比武論劍了。

與此同時,作為武林新秀的郭靖學會了洪七公的降龍十八掌,並在黃蓉的輔助之下一日千里、判若兩人。原文寫道,就算黃藥師使出渾身解數,依舊在百招之內無法擊敗郭靖。

眼見郭靖奪冠之路越來越明朗,半路卻突然殺出一個人,他就是:西毒歐陽鋒。原來,歐陽鋒將雜亂無章的《九陰真經》瘋狂鑽研,雖練得神智大亂,卻憑藉天賦異稟的武學慧根練成了逆轉經脈之法。

在歐陽鋒怪招頻出之下,東邪黃藥師、北丐洪七公、郭靖都紛紛敗下陣來。至此,第二屆華山論劍落下帷幕。

轉眼到了神雕時代,江湖群雄在擊退蒙古大軍之後齊聚華山,又有了第三次華山論劍。這一次的華山論劍誕生了新五絕,分別是東邪黃藥師、西狂楊過、南僧一燈大師、北俠郭靖以及中頑童周伯通。

讓人奇怪的是,作為《射雕三部曲》的最後一部著作,《倚天屠龍記》卻隻字未提華山論劍。要知道的是,倚天的開篇雖然被金庸跳過了百年的時間,可不管是郭靖黃蓉,還是楊過小龍女,他們的傳人郭襄以及黃衫女都是倚天時代必不可少的角色之一。

尤其是郭靖留下來的屠龍刀和倚天劍貫穿了整個倚天時代,為什麼金庸卻沒再提「華山論劍」了呢?其實,隨著蒙古人侵入中原為所欲為之外,此時的江湖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武林中湧現了兩個人物,他們一正一邪,群雄深深忌憚,都不願上華山比武論劍。

正派人物:張三豐

金庸在倚天時代留給張三豐的筆墨並不多,但只要張三豐有露臉的機會,無一都是驚世駭俗之舉。

當時年少的張無忌中了玄冥寒毒,為了徹底化解張無忌體內的寒毒,張三豐牽著張無忌的小手爬上了少室山。

不料,張三豐剛到半山腰,就遠遠地看見三大神僧帶著千余名武僧傾巢而出。原文寫道,由于擔心張三豐為了給張翠山報仇雪恨,三大神僧竟率領少林全體武僧出門「迎接」張三豐。若不如此,恐怕沒有準備的少林寺會被張三豐以一人之力連根拔起。

可見金庸的言外之意就是,張三豐只需要一個人就如入無人之境,從而撬動整個少林寺。通過這個精彩片段,我們知道張三豐無疑就是倚天時代公認的第一高手。既然如此,第四屆華山論劍就沒有舉辦的意義了。

邪派人物:鮮于通

在倚天這個末世時代,還湧現了一位邪派人物:鮮于通。鮮于通雖然是華山派的掌門人,但卻是一個陰寒毒辣之人。鮮于通為了達到某些目的不擇手段,做出了許多令人髮指的事情。無論是投毒用毒,還是暗中偷襲、玩弄女性,鮮于通都是無所不精、無所不能。

金庸留給鮮于通的出場次數也不多,但通過他人的對話將鮮于通的奸詐狠毒、道德敗壞刻畫得淋漓盡致。金庸在原文寫道—— 胡青年對張無忌道:「我把我的親妹子許配給他為妻。哪知後來他卻害死了我的親妹子。你道此人是誰?他今日正是名門正派中鼎鼎大名的鮮于通!」張無忌見他臉上肌肉扭曲,神情極是苦痛。

張無忌道:「你怎麼不去找他算賬?」胡青牛歎道:「我前後找過他三次,都遭慘敗,最後一次還險些命喪他手。此人武功了得,更兼機智絕倫,他的外號便叫作‘神機子’,我實在遠不是他的對手。」

既然華山已是鮮于通的地盤,群雄怎能再像往日一樣上山比武論劍?加之鮮于通毒術、偷襲手段了得,要是真上了華山打鬥,遭受了他的暗算該如何是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