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郭靖走后,一燈重返大理,他看了虛竹留的書信,開始修煉神功

天空之城 2022/08/18

愛看金庸武俠小說的讀者會發現,金庸特別擅長在書中留下謎團。就連金庸本人也忍不住在《后記》中寫道:原文留下大量空白,可供讀者自行想象而補足。

在《神雕俠侶》的末尾,楊過帶著小龍女在華山之巔和群雄告別,他們緩緩走下了華山,退出了紛紛擾擾的江湖世界。

楊過和小龍女去了哪里?哭得傷心欲絕的郭襄有沒有走出情傷?

帶著這些疑問,讀者們又迫不及待地打開了后續之作《倚天屠龍記》去尋找答案。讓讀者意外的是,金庸對楊過、小龍女的歸宿只字未提,他還通過滅絕師太的一句話,道出了郭靖黃蓉戰死襄陽城的結局。

郭靖身懷多門神功,他手中又握有《武穆遺書》,忽必烈為何還能攻破襄陽城的大門?對于這個問題,金庸同樣沒有明說。與此同時,身為五絕之一的一燈大師,他聽聞郭靖倒在沙場之后會有何舉動?

一、戰火紛飛,亂世江湖

一燈當初為了點化慈恩不惜成了苦行僧。可隨著戰火的波及,慈恩也倒在了金輪法王之手。而一燈前身乃大理君王,仍心系大理的安危。金庸寫道,蒙古大軍 久攻襄陽不下,發兵繞道南攻大理……

可以預見的是,聽聞大理被蒙古人入侵,一燈大師定是孤身趕往大理,希望能夠獻上一點綿薄之力。

通過真實的歷史我們還知道,不僅襄陽城落入蒙古人的手中,就連邊陲小國大理也成了蒙古人的傀儡。

此時的一燈大師淪為國破家亡之人,他還聽到了關于郭靖黃蓉離世的噩耗。悲憤之下,一燈大師忽然想到了爺爺段譽留下來的一封書信。

想要知道這封書信寫了什麼內容,我們就得先聽一聽任我行說過什麼。

二、一封書信,陳年往事

任我行在《笑傲江湖》說過這麼幾句話:「我這門神功,始創者是北宋年間的‘逍遙派’……修習北冥神功的是大理段氏。 段皇爺初覺將別人畢生修習的功力吸了過來作為己用,似乎不合正道,不肯修習。后來讀了逍遙派一位前輩高人的遺書,才明白了這門神功的至理。那遺書中說道:不論好人壞人,學武功便是要傷人沙人。武功本身無所謂善惡,用之為善即善,用之為惡即惡,拳腳兵刃都是一般。 同一招‘黑虎偷心’,除掉了惡人那是好招,除掉了好人便是惡招。寶刀寶劍用來除掉了好人,那是壞刀壞劍,用來除掉了奸人,那是好刀好劍……’」

任我行的這幾句話含有非常多的信息:他口中的這門神功指的自然是吸星大法;那位段皇爺指的是一燈大師;而不肯修習的邪功則是《北冥神功》。

任我行口中的「逍遙派前輩」是誰?他為何要寫一封遺書寄給一燈的爺爺段譽?

這位逍遙派前輩高人非常有可能是靈鷲宮的宮主虛竹。

首先,段譽并沒有學會全套版的《北冥神功》,他只是學了兩幅練功圖,打通了大拇指的少商穴而已。

反觀虛竹,他跟著梅蘭菊竹走進了靈鷲宮的密室。密室的石壁上刻滿了各種神功,其中就包含了全套版的《北冥神功》。

其次,虛竹出身少林寺,向來慈悲為懷。這也和信中提到的「武功本身無所謂善惡,用之為善即善,用之為惡即惡」頗為相符。

更重要的是,信中還拿「黑虎偷心」反復做比較。無獨有偶,虛竹就曾在天龍時代用過多次「黑虎偷心」—— 虛竹坐馬拉弓,還擊一拳,已是‘羅漢拳’中的一招‘黑虎偷心’。」又如:「 虛竹用以應付的,卻只一門‘羅漢掌’,而且在對方迅若閃電的急攻之下,心中手上全無變招的余裕,打出一招‘黑虎偷心’,又是一招‘黑虎偷心’,來來去去,便只依樣葫蘆的一招‘黑虎偷心’。

三、苦練神功,為時晚矣

有一種說法就是,虛竹臨終前將全套北冥神功的修煉之法寫給了段譽,希望大理段氏能將這門神功繼續傳承下去。

可段譽本就不喜練武,加上他又是勵精圖治、日理萬機的一國之君,即便得了神功秘籍也沒有興趣翻閱、修煉。

段譽死后,虛竹的這封書信就在大理王宮里傳了一代又一代,最后落到了一燈大師的手中。一燈大師初看《北冥神功》就厭惡不已,只覺得巧取豪奪、吸人內力不是正道作為。

可眼見蒙古韃子燒沙擄掠,在大理胡作非為,一燈大師頓時明白了虛竹書信中所寫的那一句「武功本身無所謂善惡,用之為善即善」。

為了能夠將蒙古人趕出中原,也為了替郭靖黃蓉報仇,一燈大師抖擻精神開始修煉《北冥神功》。

可一來一燈大師年老體衰,二來修煉北冥神功需要有堅固的道派根基。一燈大師一番嘔心瀝血之下只能將其改良成了相對簡單一些的《吸星大法》。吸星大法的威力雖然大打折扣,但也總算被一燈大師練成。

不過一燈大師還沒來得及施展神功、這一門《吸星大法》也沒來得及武裝士兵,蒙古人就攻破了大理國。

隨著一燈大師的圓寂,這一部《吸星大法》也在兵荒馬亂中接連換了好幾個主人,最后落到了日月神教任我行的手中。

一燈大師也沒有料到,他改良而成的《吸星大法》不但沒有為國為民,反而在數百年之后,成了一門讓群雄聞風喪膽的邪功。


用戶評論